法律新闻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金先生

手机:0571-88464789

电话:0571-88464789

邮箱:358306814@qq.com

地址:杭州江干区新业路8号华联时代大厦

新闻资讯

法学名校毕业的我,不愿做律师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6 09:44:23

我常想起跟我妈打电话说我决定接受公司offer的那天,我记得她还是沉默了很久,最后说,“好,那你自己决定吧。”

我知道对于她来说,这个结果多少有些令她失望。从有“五院四系”之名的院校里读了本科又读了硕士,读的都是法学,在校成绩不算出色,但也说得过去;千辛万苦过了法考;有过还不错的律所的实习经历,虽然不说做得多么好,但也还算认真踏实,还让合伙人暗戳戳地给我涨了实习补贴。

不管怎么看,成为律师都是现成的摆在面前的金光大道,不平坦但却闪耀。但从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我完全可以像流水线上一个漂亮的工业品,在按部就班地加装好所有的零件之后,神采奕奕地走到包装盒里面世。

导火索是实习时上的一个大的项目,由于客户行业比较特殊,主办律师也是第一次接手同类的业务,为了能给客户交出漂亮周全的方案,我们一个组开始疯狂加班,凌晨两点回寝室已经成了常态,甚至到我走的时候,组里还有小伙伴还在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因为是个新case,所以许多同事都很兴奋。团队信奉律师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脑力劳动密集型工种,而不是重复机械地做类似工作的机器,而毋庸置疑,新的case将会继续拓宽团队的业务边界,甚至在新的业务领域获得一定的先发优势——仅仅就这一点,就足以让带我的助理姐姐午休时间也只就着一桶匆匆泡好的桶面,研究得如饥似渴、两眼放光。

我看得懂她眼里的光,那种色彩叫做“热爱”——是“工艺品”无法对“流水线”产生的那种热爱。

我有点羡慕,因为我兴奋的程度远远比不上“痛苦”。坐在办公室里加班到没空吃饭,写文书写到太困以至于读不明白自己写的是什么,或者带着还没翻完、第二天一早就要交的超长英文法律合同回去寝室,在洗衣间刷夜刷到想哭都没有时间的时候,我终于决定仔细地思考一下: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学习法律不是我最初的选择。高考结束后,我的分数不够报理想大学的经济学,于是在家人的劝说下,我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后来就读大学的法学专业。然后读研之前,我因为几年公益和支教的经历,萌生了想去读教育学的想法,但最终也因为父母反复劝说“都已经读了4年了,放弃太可惜”,又老老实实地选择了“再来三年”。

后果是,在未来职业选择的问题上,我偶尔冒出的放弃律师职业的念头,面对的劝说变成了“到时候你都已经读了7年法律了……”

其实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也做过精英律师梦。合体的小西服一穿,小高跟一踩,在明亮的国贸写字楼里“蹬蹬”地走过,码出整齐严谨的文书;谈话的时候,逻辑清晰,思维敏锐,分分钟找出对方想法和表述里可能的风险和漏洞……

在之前几次短期的实习经历中,我大多数时候都拿出精神抖擞的状态来迎合梦想中的那个自己;就算工作出了差错或者面对连续的加班,我也一仰脖就干下一碗“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的鸡汤。但因为实习时间短,参与工作的程度也不算深,所以只是踏踏实实地做好基础性的工作也倒不难。

但是这一次半年多的实习经历,最终push我去直面自己内心的想法:我还是没有喜欢上法律。

闲时手机里法律公众号推送的新法规解读让我瞟到,总是赶紧就划过去,多看一眼都有种在上班的感觉;

每一个case都是不同的内容,可以用不同的分析思路写出不同的法律文书,但我仍觉得枯燥无味;

交出来的工作成果不达标的时候,老板眉头一蹙,还没等张口我就立刻“鸭梨山大”,更不用说“当作发现自己不足、提升自我的宝贵学习机会”;

班群里同学们偶尔会讨论对社会热点问题的法律分析,我几乎从不参与,甚至男票问我“你们律师怎么看”,我都会从群里直接转两篇观点文给他应付了事。

虽然在工作中,我会告诉自己还是要有起码的敬业意识和责任感,于是还是会老老实实尽可能地做好被分配的各种工作,但是好像仅仅是上班,就足以透支我对专业的仅存的好感。

我逐渐意识到,自己虽然能够暂时完成手头的工作,但缺乏职业敏感和积极主动性,长期带着抵触的心态去从事这样一份工作量巨大的职业,我未来的职业发展道路一定会非常受限。

我终于下定决心给老板发了申请结束实习期的邮件,她抽出半个小时和我谈了谈,表达了对我离开的惋惜。但令我十分感激的是,她也表示了对我的选择的尊重,并且告诉了我作为法学生可以尝试的一些职业方向,甚至鼓励我去和其他没有做律师的师兄师姐谈谈,了解他们的工作内容和职业状态。

离职的时候正赶上假期,我干脆去云南玩了几天。坐在大理的洱海边看着金色的阳光斑斑驳驳地随着湛蓝的湖水起伏跃动,我重新感受到生活有种“浮出海面”的生机。

也是在那几天,我认真做了一次复盘,在一张大白纸上逐条列出自己所有的实习和实践经历,我在其中担任的角色,印象深刻的事件,发挥出的优势,以及自己的感受,最后盯着一张密密麻麻的纸得出了结论:我可能更适合去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和创新空间、“开放性”更强的工作。

回校后,按照我前老板的建议,去找了许多法学专业但却选择了不同的人生走向的同学和学长学姐聊天。他们有人去做了选调生,在农村里招商引资兴办项目造福人民群众;有人去了金融类企业成了研究员;有人自己创业办了培训机构,获得了一些还很有影响力的媒体的报道;有人出国去读了文学,甚至还有一个平时闷声不响的男孩,凭借自己大学期间一直坚持自学的编程,去一家创业企业做了码农……

听了很多很多的行业故事,了解了不同职业的工作和状态,我看着大千世界异彩纷呈,决定自己也要去尝试“不一样的人生”。

我也开始找新的实习机会。我刻意避开了法律直接相关的工作,第一份新实习是一家创业企业孵化器的新媒体文案,大多数时候的工作就是写稿,偶尔也会跟着去做访谈。

一些创业者的人生几起几落,充满了我之前不曾想象过的传奇色彩,让我觉得心生向往之外,也让我意识到,生活有太多的可能性,每一个人都可以有与众不同的活法,远不是“职业”或者“职业发展路径”所能限制的。

写稿子的那段时间,有时候刷夜比在律所的时候还狠。为了不影响室友,我在床的四周装了厚厚的遮光帘,刷夜赶稿的时候就到床上去,开一盏可以调光线亮度的小台灯。

十一点室友上床的时候,我就停下手里在敲的键盘,靠床头坐着整理思路,然后大概半个多小时她睡着了,我再开灯轻轻调出一点光继续写,写写改改,再加上之前并无经验,一篇文章要组织得条理清晰逻辑有序,还要简洁又有可读性,为此熬通宵也是家常便饭。

有时候稿子几乎没怎么被改动就原样推送了,我高兴得欣喜若狂;有时候却因为角度找得不好或者层次划分不清,只好被主管“大卸八块”后“重组”,最终比起初稿改得面目全非,我也只好做两组深呼吸,然后钻到床上再战,真真是“痛并快乐着”。

但即使如此,也并没有磨灭我接到新稿素材时的期待,一如当年在新case前热情澎湃的律助姐姐。

再后来,我还尝试过一些其他的工作,在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里做过几个月的运营,在一家出版社策划过市场营销项目,甚至还在一家教育公司里做了一段时间的销售。每一段经历中,我都会认识不同的人,与不同的同事共事,参与不同的工作内容,提出各自各样的想法,工作常常忙碌,但又精彩充实。

最终,临近毕业,我决定留在正在工作的公司——一家规模不算很大却发展了多年的科技公司,老板是同校早很多年毕业的师兄,我在里面做总助。

这份工作依然与我自己的专业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从安排老板日程、订餐订票,到参与高管会议、督办议定事项、文件上传下达甚至协调几个部门合作推进项目,我的工作内容很多样,节奏不慢但不算紧张,常常会面对许多新挑战,却也因此给了我许多锻炼的机会,而我的职务使我常有机会能与公司的高管前辈们交流请教,这一点也使我收获颇丰。

甚至我还得到了一个彩蛋——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帮人力部门去做一些员工培训相关的工作。这纯粹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因为员工培训相对轻松活泼且多样化的内容和形式,让我在板正的商务性工作之外,得到了一种别样的调剂和平衡。

后来,总会有人问我,你在那么“好”的学校读了法律,怎么竟然没有做律师呢?我现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

在我看来,曾经的努力求学、又从母校的光环下毕业,就是为了有更多的见识,也有更多的资本去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生,而不是被名校的title框定未来发展的道路与可能。

现在的我也仍然会偶尔帮公司看一些不怎么重大的文件和协议,也常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解答同事们来咨询的一些公司或个人的法律问题。

法律行业的工作很精彩,但这个时代赋予我们广阔的天地和无数的选项,我们更要珍惜这样的机会,将自己的知识、技能和热情都投入到自己更喜欢、也更能发挥价值的工作中,才能真正地实现“人尽其用”。

新闻资讯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二维码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