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闻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金先生

手机:0571-88464789

电话:0571-88464789

邮箱:358306814@qq.com

地址:杭州江干区新业路8号华联时代大厦

热点聚焦

西南交大保研事件:法律为什么管不到陈玉钰们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04 01:34:26

不咸不淡、不痛不痒、高高举起而轻而又轻地放下……在这一家子篡改成绩作假所受到的“处理”中,他们几乎没有失去原本应当属于他们的东西,这就是西南交通大学对“陈玉钰保研作假事件”的处理通报。

陈玉钰同学失去了本就不应属于她的保研资格,然后是一个玄之又玄的记过。陈玉钰的父亲陈帆副教授得到的是行政记过和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陈玉钰的母亲和红杰教授则似乎是一个两耳不闻家中事的“不知情者”,因为西南交大的处理通报中提都没提这位身为教授兼博导的作假者母亲。

也或许,像这种在自家单位和圈子内部自相授受的事情,由陈玉钰同学身为副教授的父亲出面已经足够了。如果这种潜规则式的作假做成了,陈玉钰无疑将在教授父母的护驾和名校光环的加持下,大踏步地走向人生巅峰;而即使像现在这样没有做成,陈玉钰的全部损失,也不过只是失去了一个原本就不属于她的机会。

面对这种利益极大、代价极小的诱惑,也难怪陈帆副教授(或者还应该加上和红杰教授)这样的高等教育工作者会把持不住。

西南交通大学对事件处理是否恰当呢?现在再多的讨论都已经无济于事,因为该校在所发的《关于我校茅以升学院2016级学生陈玉钰推免相关问题的调查处理通报》中,已经列上了一大堆所依据的条例、规定等等文件条目,等于是说质疑者就免开尊口了吧,我们拥有最终解释权,你们说不过我们的。

西南交大不是西南联大,不是一所可以免俗的大学,教授父母游走规则边缘亲自下场为子女铺路,不出事是人家夫妻俩教女有方,出了事也是一副理直气壮的任处任罚,反正事后的一则通报不服也服了悠悠众口。

很显然,隐藏在这个看似公正公平的处理之中的是一个充满了可供上下其手的教育升学规则。这个升学规则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人家走的并不是“全国研究生统一入学考试”,而是捷足先登了所在学校有着巨大掌控力的“保研”,他们的所有行为看上去都不触犯已经将“作弊入刑”的《刑法》,而似乎只是违反了西南交大的校级规章条例。

这该怎么理解呢?无论是我保送入读研究生,还是你考试入读研究生,大家在入学这个层面上的收获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你在考试中作弊,那你有可能要付出坐牢的代价;而我在保研中作弊,则顶多是失去保研资格,这对于一个并不真正优秀的学生来说,实在没什么好可惜的。

在前几天短暂的舆论风潮中,已有知情人士爆料说陈玉钰并非像她履历看上去的那么优秀。事实上,陈玉钰当年高考时的成绩仅仅过一本线,之所以能够入读号称西南交通大学“重点班”的茅以升学院,是她在高考独木桥上被挤落之后,通过单独招生进入的。

客观地说,高考对绝大部分考生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独木桥”,但是对陈玉钰这样的学生却很显然并不是——自主招生、降分录取、保送上名校……这些都是属于他们在高考独木桥之外的“终南捷径”。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能走上这些“终南捷径”的学生,绝大多数要靠“家庭教育”的强大助力,而类似陈玉钰这样的家庭,高水平父母发动资源亲自上阵助战也并不在少数。

但是这样一种存在于统一化考试赛道之外的定制化赛道,发掘了多少天才学生,培养了多少社会英杰呢?

我特别不愿意举的一个例子就是2009年的“奶茶MM”章泽天,她的百科词条下有这样一句话:“2011年1月,章泽天的健美操特长为她加了不少分,而且通过了清华保送生的笔试和面试,凭借优秀的综合素质保送清华大学,同年8月17日就读人文科学实验班”。

2015年7月12日章泽天从清华大学正常毕业,现在快五年过去了,这位当年的清华保送生做出了什么成就没?

不要以为这样的问题是钻牛角尖,“李约瑟之谜”、“钱学森之问”的背后有无数这种本应该深思的小问题。更何况清华并不是一所旨在培养贵族妇人的学校,这所每年得到国家百亿级经费拨款的大学,理应承担为国家培养可用之才的责任。

近些年愈演愈烈、愈演愈变样的高中、大学、研究生等各个层次的自主招生和保送入读等多样化的教育升学选拔方式,似乎并没有为我们的教育和人才培养带来期望中的活力和成效,反倒成为不少既得利益者借以寻求子子孙孙永葆阶层利益的私人工具。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相信,在考试这座独木桥上,大家同考同一张卷、同迈同一条分数线,或许仍是现阶段最公平公正的教育升学选拔方式,而这可能是这次“西南交大保研作假事件”所留下的唯一有价值的启示。

新闻资讯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二维码
线